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年11月22日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翦翦風迎來 
 
授權:嘉陽出版公司[email protected]
主編:郭麗雲
郵購處:Gemilang Publishing Sdn. Bhd. (519762-H)
             P.O.Box 6096,Pudu,
             55710 Kuala Lumpur
愛要怎麼說
updated:2002-01-29 12:44:56 MYT

“三姐失蹤了!”這是我放學回家聽到的第一句話。面對著神色慌張的二姐,我的腦海裡一片死寂,對這突如其來的驚聞顯得出奇的鎮定,彷彿不見的只是一支筆。

“你確定她是離家出走嗎?也許她只是出去走走,或是去朋友家呢!”我聽見一串文字淡漠地從自己齒縫中迸出。話一出口,我才乍然驚覺。我是怎麼了?家裡出了這麼重大的事我竟一副好不在乎的態度。這是身為家庭一份子應有的行為嗎?

縱然內心的歉疚感讓我深深自責,但心底的另一個角落卻義憤填膺的為自己辯護。這不是三姐第一次出走了!這事不是早在我們預料之中而且極盡所能戒備防止的嗎?不同的只是她這次不再留書,也不帶走任何衣物細軟,讓人對她的去向摸不著頭腦;並冀望她只是在昨夜那場驚天動地的爭戰後溜出去透透氣就回來。

一天過去了,三姐依舊音訊全無。所有她可能投靠的朋友我們都聯絡了,街上任何她可能逗留的地方我們全尋訪了,就是沒有她的蹤跡。儘管和三姐爭吵的罪魁禍首──母親仍強自鎮定地聲稱自己的女兒遲早會倦鳥歸巢,但我們都明白,這事受打擊最大的就是她,一切表面的堅強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到了第3天、第4天,母親開始褪去身上那層剛強外衣,內心瀕臨崩潰與沮喪的真面目漸漸揭露於眾人面前。她開始失去理性地催促我們追蹤每一條可能的線索,像極了墜海的受難者,驚惶失措地捉緊每一個浮物。母親就這樣,像隻無頭蒼蠅般奔波於警局、銀行、機場、移民廳……,只為了追尋三姐的蹤跡。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過去,我們根本無法從茫茫人海中尋回三姐。唯一知道的就是她的異族男友極可能越洋來與她會合,然後雙雙私奔去西馬半島。雖然我們曾撥電向他質問三姐的下落,他卻始終三緘其口,矢口否認與三姐在一起。我們雖清楚他是睜眼說瞎話,但彼此之間橫隔著南中國海,鞭長莫及,能奈他何?

事情發展到這步田地,母親再也無法武裝自己,昔日強悍精明的一家之主霎時間變成一個無助、悲哀的老人。那日,我目睹母親在電話中向阿姨哭訴,驀然發現母親的髮上布滿銀絲,臉上的皺紋交縱,彷彿是一夜間蒼老憔悴的。20年來,我從不知道母親也有軟弱、沒了方寸的一面。她一直是那麼堅強、剛烈,獨立挑起我們5兄弟姐妹的生活重擔。家中大小事務全由她作主,儼如女皇般指揮著我們的方向。

對於母親任勞任怨,含辛茹苦的養育之恩,我們都感激在心,並竭力扮演好為人子女的角色。只是心中那根刺始終無法拔除。大家口邊不提,其實是心照不宣啊!回想起來,三姐之所以如此叛逆,大概就是這個原因吧!這會是因果循環的現世報嗎?亦或一切全是天意。三姐原是眾姐妹中與母親最相似的,外貌像,性格更像。然而,她卻是對母親的行為最無法釋懷與諒解的那個。莫怪她倆為了三姐要嫁異族的事鬧得母女反目。

三姐的脾氣和母親一樣固執、剛烈,凡做了決定的事就決不回頭。一如母親當年不顧一切的背棄父親。所以當母親百般勸阻她嫁給異族男友時,三姐竟抵死不從。即使母親沒收了她的身份證,擅作主張替三姐辭了工作,將她軟禁在家中,盡量討好她,給過於消瘦的她最佳食補。但這一切一切都無法打消三姐對男友的堅貞。她曾趁眾人外出時離家欲乘搭飛機回到男友身邊,更不惜破窗闖進母親房裡尋找自己的身份證而摔傷。只不過這種種嘗試全都失敗了。

直到那一晚,當三姐發現她的報生紙也被母親收藏起來,她怒不可遏地當面指責母親,責罵她紅杏出牆,自己的婚姻不幸也要女兒步她後塵。一切都失去了控制,母親惱羞成怒地摑了三姐一巴掌。結果竟換來三姐失常般捉了身邊的玻璃瓶就擲向母親。“匡啷!”擊碎的玻璃發出巨烈響聲,在場的人全呆住了!不是因為瓶子砸中母親,而是驚訝於三姐爆發的情緒。

事發至今已年餘了,三姐只是撥電話回家聲明自己已結婚了。她總是挑母親不在家的時段撥電話回家,以免與母親再起衝突。母親則是好強的不肯承認自己為三姐操心,口口聲聲斥責她不孝會遭天譴、雷劈之類的種種報應。我們雖屢勸她任由三姐去選擇自己的未來,母親卻淚水盈眶地訴說自己不能眼睜睜看著女兒嫁給一個她認為不可靠又有騙財騙色之嫌的男人而見死不救。畢竟是血濃於水的母女天性哪!再大的誤解也斬不斷這與生俱來的親情!

母親總是三天兩頭就對我們闡述夢境中三姐正過著何等不堪與凄慘的生活。夜裡所夢,說穿了不都是日中所思嗎?這話,我沒敢對她說。畢竟母親至今仍無法接受女兒在短短兩年內,一顆心全向著情人,即使與親人脫離關係也在所不惜。她寧願相信自己的女兒是中了“愛情降”。母親雖好強又愛面子,但一提及三姐,她就掩飾不住內心的脆弱與無助。看著她老淚縱橫的模樣,我們除了遞上紙巾,又能怎麼做呢?事實上,這整件事就是因為她們倆沒有妥善的溝通,彼此都勢不低頭呀!

三姐的事,讓我看到母親當年的影子。雖然事發時我只是個7、8歲的孩子,但我卻依稀記得有位叔叔時常到家中做客。年幼的我還為了叔叔常送禮物給我們而欣喜,根本沒意識到我們的家就要變天,暴風雨正隱藏在平靜假象的背後。母親與叔叔的關係維持年餘,甚至發展到公然出雙入對的地步。

猶記當時懵懂無知的自己曾被父親要求自母親房門的隙縫中窺探母親與叔叔的所作所為。印象最深刻的是父親忍受不了戴綠帽的傳言,一時衝動和叔叔大打出手。血,血!到處都是血!牆上、地上、衣服和臉上全沾滿了紅色。母親發狂般阻止了這場浴血之戰,卻在停戰後悉心處理叔叔的傷口,不但置父親於不顧,甚至還指責父親的不是。他獨自癱瘓坐在梯階上,活像泄了氣的皮球。終於,一雙捧著面巾的手停在父親面前。那是大姐的手,不是母親的。

浴血事件過後,父母正式決裂。母親和叔叔倆搬到外坡去過二人世界。他們在那兒開了家茶室,並把我和三姐接去一起生活。父親因承受不住外界的閒言閒語,負傷逃到外地去了。縱然如此,母親依然按月寄生活費回家,托友人照顧不在身邊的子女。沒有拋下為人母的責任是我們無法恨她的最大原因吧?我雖然不明白父母的夫妻情份為何走到盡頭,但年幼的我也清楚母親跟著父親吃了很多苦。她總是勞碌地身兼多職以幫補家用;學生巴士司機、餐廳侍應、保險從業員及許許多多我不知道或記不住的工作。莫非這就是所謂的貧賤夫妻百事哀嗎?

也許是上天可憐我們,母親的茶室因經營不善而結業了。我和三姐終於又回到家鄉和兄姐們團聚,就連母親也回到我們身邊。只是生活中從此多了一個“家人”。我們雖然明知事實已成定局,卻始終不願稱呼他一聲叔叔。即使外人致電給他,我們也只喊一聲“電話”。這樣沒名沒姓的叫喚方式就這麼採用了10多年。我們從不對外人提及自己的家庭狀況。若是朋友到家中作客問及他是否是令尊,我們一概回答她是母親的朋友,是家裡的房客。

10多年來,母親與叔叔一直保持著同居的關係。父親則在外找了個與大姐同年的姘頭。他們就這樣分居著,沒把事情做個了斷。由於叔叔鳩佔鵲巢,父親自然甚少回家,逢年過節時更是有無家可歸之感。我們雖替他不值,但一切都歸咎於他當初沒努力挽回母親的心,甚至在母親私奔後選擇逃避。這樣的決定無所謂對或錯,反正我們的家已是破鏡難圓,只求每個人都能和睦共處,別再重演過去那種兩大家族互相責罵,進行家族大審判的事件就謝天謝地了!

時至今日,我還釐不清自己對母親的感情。雖然我一直強調自己是個早熟的孩子,可以明粿與諒解母親為了追尋真愛而背棄丈夫,間接摧毀了原本完整的家。然而我又不禁羨慕別人可以一家大小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我們一家人卻要四分五裂,一年裡未必有團聚的一刻。只留下我和母親、叔叔3人同住一個屋檐下。兄姐們雖不說,但我卻明白他們不願待在這個破碎的家園,紛紛在成年時迫不及待地振開自由的雙翼,逃離這個家。

雖然心底有那麼一絲怨懟,但對她的愛始終是無法割捨的。即使是逃家在外的三姐也常常詢問母親的近況。無論如何,我們終究是世上最親密的人,這是幾世才修得的緣份啊!縱然東方人的感情都比較含蓄,不輕易將愛掛在唇邊,但行動已證明一切,不是嗎? (星洲互動.作者:黃馨嬌.2002/01/29)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




  • 2002-01-22 19:40:39 MYT

    7月流魂
    2002-01-22 19:49:23 MYT

    虛構間的紀實
    2002-01-23 12:00:00 MYT

    迷思左岸
    2002-01-24 12:00:00 MYT

    鼻子
    2002-01-25 14:24:11 MYT

    如此閱讀生活
    2002-01-26 12:00:18 MYT

    我們一家都是蟲
    2002-01-27 18:38:47 MYT

    等候,在陌地
    2002-01-28 12:00:00 MYT

    愛要怎麼說
    2002-01-29 12:44:56 MYT

    評審報告散文組
    2002-01-29 13:00:00 MYT



    過程
    2002-01-30 12:51:52 MYT

    被張揚的時光
    2002-01-31 12:00:00 MYT

    暗中行動
    2002-02-01 12:03:25 MYT

    Breathe
    2002-02-02 13:17:54 MYT

    詩人與歷史的辯證
    2002-02-03 12:00:00 MYT

    搖擺,在都市與墜落之間
    2002-02-04 12:00:00 MYT

    評審報告詩歌組
    2002-02-04 12:10:00 MYT



    鐵樹開花
    2002-02-05 12:00:00 MYT

    墻的解脫
    2002-02-06 12:00:00 MYT

    故事
    2002-02-07 12:00:00 MYT


    2002-02-08 12:00:00 MYT

    答案
    2002-02-09 12:00:00 MYT

    評審報告小說組
    2002-02-09 12:05:00 MY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