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年05月21日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翦翦風迎來 
 
授權:嘉陽出版公司[email protected]
主編:郭麗雲
郵購處:Gemilang Publishing Sdn. Bhd. (519762-H)
             P.O.Box 6096,Pudu,
             55710 Kuala Lumpur
鐵樹開花
updated:2002-02-05 12:00:00 MYT

睜開眼,只見一片白。

腦袋很重,好像很多幻燈片互相追逐,拼命把映像投在意識中。映像相互傾軋、重疊,一時快速旋轉,一時往後倒退。

眼前有兩個影像。耳旁不斷有聲響傳入,時高時低,頻率不定。

“一切正常。我們的部門已徹底為她做全身檢查,她絕對能夠接收任何正常人能接收的聲音。她的腦部神經也能發揮詮譯語言的功能。沒有任何失憶症的現象。除非她不曾學習任何一種人類的語言,因此無法解構人類的語言。”

“可是,她的面容打扮,像極了任何一個在這個城市長大的少女。”

x    x    x

倪秋和海昀在牛幹冬街發現了她。那天,他們隨從福利局人員進行市容重整運動,把在鬧市中遊蕩、行乞的人,帶回福利局處理。

午餐時間,他們發現她坐在一棵大樹下,眼神茫然地望著大街來來往往的車輛發呆。衣服乾淨整齊,面容清爽。只有那茫然的眼神,把她與所有有目標的眼神隔開。

直覺告訴倪秋,她與這個城市格格不入。

倪秋往她走去,在她身旁坐下。她的眼神瞄了他一眼,沒有任何訊息。倪秋好像只是一個一閃而過的塵埃。從她白晰的膚色,可斷定她是華人。

“這裡車子真不少。”她沒有一絲反應。倪秋順著她的眼神望去,她黑晶晶的雙瞳正定在對街屋頂的一隻白鴿。

“這裡鴿子很多。你很喜歡鴿子嗎?”

她的手輕柔地撫摸自己的下巴。倪秋發現自己的存在是多餘的。

兩點鍾了,另一輪掃蕩即將開始。離去前,倪秋仔細地看了她的面容,是張很乾淨的臉。倪秋的結論是,她不屬於這個城市。

x    x    x

5點鍾了,是收工的時候,載客車把7個有損市容美觀的遊蕩者和行乞者帶走。他們的車子轉到牛幹冬街,發現路旁的大樹下,圍了一群人。是社工性格使然吧,倪秋把車子停了下來。他們赴前,見到她躺在樹下,身子傾斜微縮,像個熟睡的孩子。

“今早就見到她了。坐在大樹下,好像沒走動過。”

“大概是餓暈了吧,好像沒見到她吃任何東西。”

“我是福利局社工。有人認識她嗎?知道如何聯絡她家人嗎?”海昀開始向圍觀的人群詢問。

“鬼知道?肯定不是這一帶人!”

“從沒見過她!”

倪秋嘗試從她身上尋找線索。沒有錢包,沒有任何證件。褲帶中只有一條乾淨、折得整整齊齊的花邊手帕,還隱隱透著洗衣劑和陽光的味道。身上不戴一件手飾。指甲修剪得很工整。身上穿著一件白色的T恤,配一件寬鬆的闊邊長褲,穿著一對涼鞋。全身打扮輕柔舒適。

“怎樣?有沒有身份證?”

“甚麼都沒有。”

“路人也無法提供具體的資料。最早注意到她的,是光澤金店的老闆娘。她今早10點開店時,就發現她坐在樹
下。”

他們靜默了一會。倪秋嘗試思索可能收留她的中心。

“試試半途之家吧!或者明天就有人報案了。”

x    x    x

他們把她列為少女失蹤案件處理。第二天,倪秋馬上查詢各區警局的失蹤名單。毫無線索。一星期後,倪秋把州內所有失蹤名單都涉獵了。沒有任何線索。

“不可能吧!總有家人、朋友、同事、同學……”

“或者,再等多一個星期就有眉目了。”

第二個星期後,倪秋說服福利局主任,在國內主要報章刊登尋人啟事。還是沒有任何回應。她似乎沒有與任何人有聯繫。以至她的失蹤,猶如一個破滅的氣泡,沒有驚動任何人。

每天放工後,倪秋都會到半途之家看看她。裡邊的社工也無法與她溝通。她懂得一切人類文明的例常自理。每天淩晨大約6點鍾她便起身。她會把被單折好,刷牙洗臉,沖涼換洗,把自己弄得乾乾淨淨。然後到院子裏逛逛。早午晚膳時間,她都會隨其他人到食堂排隊,領食物用餐。大多數的時間,她都會待在院子裡發呆。她從不發言。半途之家的人嘗試與她溝通,她至多瞄了對方一眼,又自顧自地發呆。眼神總是落在遠處的某一個點。社工嘗試用手語和她溝通,始終不得要領。

無法可施之下,倪秋安排她到中央醫院,做徹底的全身檢查。

x    x    x

“她看來有點倦怠!”

“你試試把那些測試儀器安裝在身上,我保證你馬上老了10年!”海昀不改她一貫誇張的作風。

“下一步怎麼走?”

“等心理測試部的報告出爐後再決定吧!”

3天後,心理測試部交來一份報告:無法溝通,對一切心理測驗毫無反應。

x    x    x

基於人力、財力、原則問題,半途之家無法繼續收容她。倪秋聯絡了州內所有的收容中心,都嘗到閉門羹。

無法可施之下,倪秋聯絡了泉清,一位在大學心理學系任職的朋友。

“聽起來很有趣。我負責的部門正開發一個發展與研究計劃,專門研究人類的溝通系統。我們已經成功發現自閉症兒的溝通模式。你把她轉介到我這兒,我有信心可以將她納入我們的研究計劃。”

泉清仔細研究了所有有關她的報告,再將她送到大學心理部、神經系統部、語言治療部、進行各種試驗。沒有任何新發現。泉清即刻網羅其他門內的頂尖人物,成立了一個3人專案小組。心理部的羚棋是資深的心理治療師,曾經成功處理不少棘手的個案。神經系統部的若蔭,是腦神經與感覺系統的解剖專才。泉清本身畢業於美國頂尖大學,受過嚴格的語言治療訓練,並有10年的臨床經驗。

專案小組為她安了一個編號128,並且為她設立了一個方案。他們擬定了兩個目標。第一:探測128感覺神經系統的操作與敏感度。第二:確定128的溝通模式。

羚棋從人道主義的心理學著手。目標是與128建立關係,進一步瞭解她對人的體驗和感受。羚棋嘗試接納、同理及走進她的世界。語言是她們之間最大的障礙。128似乎無法明瞭任何語言的意義。羚棋每天撥出3個小時陪伴128,她嘗試通過人體接觸與128建立關係。她握著128的手,像母親般,慈愛地為她梳頭、按摩、哼歌、訴說故事情境。128沒有排斥她。她沈默地接受羚棋的友善。但她始終沒有作出任何回應。

專案小組為128繫上一根髮夾。內有電子儀器,可收接她腦電波的反應。通過生理測試,128對冷、熱、電
殛、饑鋨、疼痛都有反應,印證了她的感覺神經系統,操作正常。

為了確定128的情緒反應。專案小組讓她觀賞各類煽情影片。包括驚悚片、悲情片、殉情片等等。他們將她置身於各種虛擬情境。在巴剎裡,128親眼目睹一場血淋淋的車禍。在公園裡,一場情人間的衝突在她面前上演。然而,128的腦電波始終呈現單一的平行線。128沒有呈現任何喜怒哀樂。

她也沒有呈現任何求生意志。

專案小組不為她提供任何食水和食物,以激發她在極度饑渴時發出某種溝通訊號。然而,一直到128因為身體嚴重缺乏食水和食物而陷入昏迷,她也不曾發出任何溝通訊號。

專案小組把她置身於密封的斗室。四面圍墻不斷向她逼近。那迎面而來的壓迫感,會刺激人類的神經系統,以處於高度敏感的戒備狀態。然而,128的腦電波始終呈現單一的平行線。面對這一切,她彷彿置身以外。

x    x    x

128每天傍晚都會在大學宿舍附近散步。倪秋也會在這時出現。他們之間也沒有任何溝通訊息。倪秋只是靜靜第陪她。雖然128每天都面對各種測試,精神卻很好。她很喜歡園藝。她利用每天清晨和傍晚的個人時間,把宿舍附近的空地清理,從花園移植了水仙花、相思花、鐵樹、天堂鳥和滿天星。

對著開滿黃色小花的草花圃,128撥開草堆,好像解剖師那般,仔細地從中挑出野草,一棵一棵地把它們從草花圃中分隔開來。有時,她會拿著小鏟子,輕輕地敲開硬石塊,把頑固的雜草連根拔起。

倪秋總是在一旁靜靜地觀看。在大自然裡,128和她的周遭環境總是處於一種和諧的狀態。她的一舉手、一投
足都很貼切地溶入身旁的花花草草中,形成一副天然的人體雕塑。

倪秋不敢貿貿然地參與。他害怕自己的加入會破壞了眼前如畫般的圖像。他害怕自己的冒失和倉促,會干擾了128和她周遭環境所凝造的氣息。他總是選擇當一個欣賞者。

x    x    x

3個月過後,專案小組的研究始終沒有任何進展。

“一直以來,我們為了探測128感覺神經系統的操作與敏感度,一直以生理、心理需求和求生意志為出發點,卻忽略了一個部份。”若蔭和羚棋靜靜地聽泉清發表。“性愛是其中一個主宰人類生心理發展的元素。我們不曾測試128在性愛情境中所可能呈現的反應。”

“你的意思是,如果她對愛撫有感覺,對性刺激有反應,我們便可以進一步分析她的感覺系統!”羚棋眼神一
亮。

“我反對。在沒有得到她的同意之前,這和強奸有甚麼分別!”若蔭神色凝重。

“請你別用這個字眼來污辱我們所做的努力。我們所做的學術研究,是為了進一步瞭解人類的多元化和獨特性。我相信128有她獨特的感覺系統和溝通模式。我們的出發點是為了瞭解她,為了走進她的世界!”泉清義正嚴詞。

“這涉及個人意願的道德問題。我堅持反對!”若蔭措詞強烈。


“你在這個時候提個人意願,簡直是莫名其妙。我們之前的種種試驗,又何嘗問過她的意願?”泉清不以為然。

“你擔心甚麼?難道你愛上了她,所以不能忍受她和別人發生關係?”羚棋冷冷地質問。

“你簡直不可理喻!”若蔭漲紅了臉。

“如果你對她有感情,那你已經不適合成為這個專案小組的成員。你無法客觀分析,你溶入過多個人情感……”羚棋不改她一貫咄咄逼人的作風。

“你放屁!客觀分析本來就是自欺欺人的論調。當你選擇了人道主義治療法,你已經不知不覺地使用你的主觀體驗來影響整個研究!”

“你們別那麼激動!如果我們假設她的感覺系統沒有開發,導致她無法體驗和感受人類的喜怒哀樂。那麼我們所做的努力,是開拓她的可能性。如果我們嘗試以性愛成功地刺激她的感官系統,那她在人生的體驗中,便多了一項選擇。”泉清繼續為自己的觀點辯護。

“你怎末麼確定她因為感覺系統沒有開發而不回應?如果她是選擇了不願體驗人類的所有感覺,而關閉自己的感覺系統,那我們豈不是違背了她的意願?

“人類之所以可貴,在於他有能力感受和體驗人世間的真善美。人類的情感、人類的性靈,塑造了獨一無二的人。這是其他生物所無法體驗的境界!”泉清冷靜地說明。

“你只是以你自己的觀點出發。你視情感為人類靈魂的至聖。但是,你如何確定她要的人生,是一個怎樣的畫
面?”若蔭反駁。

“你也是把性愛當成至聖,才這麼大反應吧!假設她唯一的感覺和溝通能力就是通過性愛。再假設,她渴望我們瞭解她,卻無法使用其他方式與我們溝通。那麼,以性愛作為一個試驗,不正符合她的心意嗎?”羚棋反問。
“這一切只是假設!”

“除了假設,我們還能做甚麼?你能和她溝通嗎?你能刺激她的回應嗎?”

“或者不溝通正是一種溝通?”

“好了,若蔭。我們沒有時間再玩這種語言遊戲了。大學當局只給我們6個月的時間。除非我們大膽嘗試,要不然只能宣佈這個研究計劃失敗!”泉清神色凝重。

“我建議投票決定!”羚棋建議。

“我覺得這個決定關係重大!不能單憑我們3人的意見下一個定論。”若蔭一臉嚴肅。

“大學當局全權授權於我們研究這個個案。而且,我們也無從聯絡128的家人或監護人。”

“那至少得徵求倪秋和海昀的意見。畢竟128是他們發現的。目前,他們就如128的監護人。

泉清和羚棋交換了一個眼神。

“我看,今天的討論就到此為止吧!大家都累了。明天我們再仔細研究這個方案。”泉清做一個總結。

x    x    x

會議結束後,若蔭嘗試聯絡倪秋和海昀,卻聯絡不上。

若蔭在大學湖邊散步,不覺走到128的宿舍。迎面而來的是一個熟悉的身影。

“倪秋!我正急著找你們!”

“甚麼事?是和靜然有關的吧!”倪秋不習慣以編號稱呼128,自己為她取名靜然。

若蔭把會議上所討論的要點告訴倪秋。倪秋靜默了好一會。

“其實,我最近有一些發現。靜然對人非常冷漠,甚至從不正眼看人。可是她對大自然、對花草樹木似乎有一種感情。她可以靜靜地花幾個鐘頭凝視一棵樹。我曾多次看到她俯下身體,靜靜地觀察一朵花,溫柔地撫摸花瓣,深深細細地嗅花瓣的味道。”倪秋望著遠處的山巒,輕聲地述說。

“剛剛,我聽到她發出一種聲音,一種很溫柔,很輕巧的聲音。”

“她發出聲音?她能夠發出聲音?”若蔭難以置信。

“嗯。”倪秋點點頭。

“她在哪裡?我想要聽一聽她發出的聲音!”

“她回宿舍去了。我剛才也嘗試以語言與她溝通。可是,她卻不發一言。”

“她發出甚麼聲音?是語言嗎?你聽得懂嗎?”

倪秋搖搖頭。

“是怎樣的聲音?單調的?重復性的?還是有音節的、有節奏的、有頓挫的?”

“我也說不出來。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那絕不是一種語言,或者說,不是任何一種我所知道的語言!”

“實在令人難以置信!我們對她花了那麼多心思,她完全沒有回應,卻在你面前發出聲音!”

“其實,她並不是對我發出聲音。她根本就不是在跟我溝通。她可能是看到鐵樹開花了,覺得很高興,所以就很自然地發出一種聲音。”

“你好像很瞭解她。”若蔭若有所思地看著倪秋。

“或許是直覺吧!我覺得她的世界跟我們很不一樣。我們很難用我們現有的觀念和想法去分析她的行為。”

“這真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個案!”

“除非我們能夠拋開所有顯現和隱昧的自我,完全處於一種真空的現狀,她才有可能在我們面前表露她自己。”

“我不明白!”

“我覺得她很敏感。當她察覺到四周的環境對她有所要求時,她便會關閉所有對外的感覺系統,完全不讓外界有機會侵入她的世界。”

“你是說,她完全明瞭我們正在做的研究?”

“我也不確定。我總是覺得她是有意識的。她完全可以意識到周遭環境的轉變。”

“你有甚麼證據?”

“不是每樣東西都可以用證據來說明的!”

“沒有證據,任何學說都不能成立!”

“我並不打算成立任何學說。我只是想把她當成一個朋友,一個很單純的朋友。沒有要求,沒有壓力,就是一個無所為而為的朋友。

“太玄了!”

倪秋聳聳肩。

他們沿著湖邊散步。

“明天的會議,你打算怎樣?”

“我會把你的發現向大家呈報,再建議大家把研究重點放在激發她的自我表露。同時,我也需要你的幫忙。”

“噢?”

“我會把一個精巧的錄音機交給你。如果她再發出聲音,你就將它錄下來。”

x    x    x

第二天的會議上,若蔭扼要地報告了倪秋的發現。

“你確定倪秋真的聽到她發出來的聲音?”羚棋滿臉狐疑。

“以我對倪秋的瞭解,他絕不會捏造事實!”

“這點我倒可以確定。倪秋是一個很真誠的人。”泉清若有所思。

“我實在不明白。我做了那麼多努力。我知道她喜歡園藝。我特地讀了許多有關這方面的資料。我和她談各種植物,植物生養、植物美學、天氣轉變對植物的影響。而她完全沉默,一點反應也沒有。坦白說,我從來沒有遇到這麼棘手的個案。以我的經驗,經過3個月後,至少對方都會有一些回應。不管那個回應是正向或負向的,至少我知道自己的方向是否正確。”羚棋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

“你會不會覺得128排斥你?”泉清冷靜地詢問。

“那倒不會。我也說不上來。總之,就是毫無反應。我無法感覺到她在排斥我,也不覺得她接受我。有時,我甚至覺得自己像個小丑,對著一塊無法反應的石頭說話。我不懂自己還有多少能耐,能夠繼續投入這個研究!”羚棋倒抽了一口氣。

“你們有沒有注意到,我們的情緒很容易被她牽引。我們沒有辦法很理智地討論有關她的方案。”泉清緩緩地吐了一口氣。

大家靜默了好一會。

“接下來…”

“我想,我們需要放鬆。別給自己太大壓力。大學方面我負責去交涉,再要求多3個月的時間。”泉清提議。

“我想在128的宿舍裝一個閉路電視,觀察她的日常生活形態,再請倪秋幫忙,引發她的自我表露。”若蔭建
議。

“可能我的目的性太強了,她覺得很不自在,因此無法接受我的方式。”羚棋喃喃自語。

“放輕鬆點,別那麼自責!”

“輕鬆?我每天一起身,腦海中便想到她。我所有清醒的時間都花在她身上。我上網找資料,閱讀有關類似的治療記錄。每天想著怎樣拉近我們之間的距離,怎樣讓她接受我…我真的很累!”羚棋嘆了一口氣。

“你要不要請假,休息幾天?”

“我不想前功盡棄。關係的建立是非常重要的,我不想半途中斷。”

“那好吧!我們就按照若蔭的建議,看看是否會有所突破!”

x    x    x

一星期後,倪秋交給若蔭一卷錄音帶。

專案小組非常興奮。泉清嘗試解讀128所發出的聲音。乍聽之下,128所發出的聲音很像某種語言。泉清嘗試從中找出一種秩序,一種規格,一種模式。他以自己的專業知識,花了1個月的時間,嘗試分析解構重組128
所發出的聲音。他也上網與國內外資深的語言治療師交流,索取資訊。

研究結果顯示,那不是任何一種國度的語言。128所發出的聲音,完全沒有秩序,沒有規格,沒有模式。完全無跡可尋。

閉路電視上的熒幕也沒有提供任何線索。

x    x    x

“我們又浪費了1個月的時間,完全沒有進展!”

“大學當局無法通融,我們只剩下兩個月的時間!”

“或許是時候做一個決定了。我們是不是要以性愛做為一個測試?”

“若蔭,你有甚麼意見?”泉清小心翼翼地詢問。

“我不想做任何決定。”

“你的意思是……”

“我無法做一個決定。我不懂她要甚麼。我擔心我的決定會違反她的意願。”

“其實,沒有人知道她要甚麼。我們唯一能做的,是大膽地嘗試,大膽地激發她的回應。如果她反抗或抗拒,至少我們知道她是有感覺的。”

“可不可以讓我和倪秋商量一下,明天才做個決定。”

“好吧!”

若蔭通過電話,向倪秋反映了會議的內容。

“你有甚麼意見?”

倪秋靜默了一會。

“其實,這一切都不重要。”

“我不明白。”

“我相信,這一切對她而言都不重要。”

“你的意思是,不管我們對她做甚麼,她都不覺得重要?”

“嗯!”

“那,你不反對我們所提的方案?”

“我沒有意見。”

x    x    x

專案小組花了1個星期的時間,定出具體的測試方案。就在方案成形的那一天,128失蹤了。

專案小組嘗試從閉路電視中尋找線索。

如往常一般,她在傍晚時分整理花圃。大約7點左右,倪秋出現了。他照舊沈默地陪在128身旁。128對著鐵樹盛開的花兒發出她獨特的聲音。從閉路電視中,專案小組聽到倪秋發出一種聲音。128停止了手中的活動,她
的背挺了起來。她的眼神流轉,似乎在聆聽。接著,她緩緩地轉過頭。倪秋的眼瞳裡映著一雙黑晶晶的雙瞳。時間好像在這一刻凝結了。

過了好一會,倪秋繼續發出聲音。那聲音和128慣常所發出的聲音很相似。128靜靜地聽。過了大約5分鐘,只見128點了點頭。倪秋露出了釋懷的笑容。128慢慢牽動嘴角,她的笑紋輕輕地露了出來,透著靦腆、羞澀
,好像一個初學微笑的小孩,小心翼翼地,她的笑紋慢慢擴大。如漩渦般,她的笑紋擴大至整張臉。她的眉間、眼角、鼻梁上,都透著朗朗的笑意。他們慢慢踱步,離開了閉路電視的拍攝領域。

專案小組即刻展開調查。福利局的消息說明倪秋在前一天已經呈了辭職信。

x    x    x

1星期後,專案小組收到倪秋的一封信。

我們生活得很好,請別擔心。

我想,你們一定很驚訝,我怎會發現靜然的語言。

那天晚上,我去看了一場戲劇表演。在劇場的某一個片段裡,我突然聽到台上的演員發出類似靜然所發出的聲音。那的確不是任何一種我所熟悉或瞭解的語言。可是,隨著演員的情緒、身體語言、面部表情、隨著那聲音的音節起伏,我發現自己能夠明白他們的世界。那是一個很大的震憾。過後,我和演員們交流,才瞭解這是戲劇演出的一種表現手法。這種語言,沒有任何秩序、結構、組織。它完全仰賴發言人的情緒和他想溝通的強烈欲望,自由地表達。

第二天下午,我就帶著一種聆聽音樂的心情,慢慢去感受靜然所發出的聲音。從它的陰陽頓挫、節奏快慢中,我發現了和她溝通的秘訣。而且很自然的,隨著我內心一股強烈溝通的欲望,我也發出了和她相似的聲音。那種感受很微妙,好像做愛時,兩個獨立的個體在繾綣纏綿中,巧妙地碰觸了對方最私隱、最敏感的部份,就這樣,一起沈浸在暖烘烘的海洋裡,倘佯在輕飄飄的雲層上…

現在,我們正過著自己一直以來想過的生活。或許是因為我在孤兒院長大吧,我似乎能明白靜然對人際關係的敏感。她的意志力讓我震驚。她勇於活出自己的決心,讓我逼視自己的生活,逼視那股想出走流浪的呼聲。年少不輕狂,更待何時?

走在異鄉,全身的感覺突然敏銳起來。每天睜開眼,來自內心的聲音,呼喚著我的甦醒…

祝:安怡
倪秋 (星洲互動.作者:梁思敏.2002/02/05)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




  • 2002-01-22 19:40:39 MYT

    7月流魂
    2002-01-22 19:49:23 MYT

    虛構間的紀實
    2002-01-23 12:00:00 MYT

    迷思左岸
    2002-01-24 12:00:00 MYT

    鼻子
    2002-01-25 14:24:11 MYT

    如此閱讀生活
    2002-01-26 12:00:18 MYT

    我們一家都是蟲
    2002-01-27 18:38:47 MYT

    等候,在陌地
    2002-01-28 12:00:00 MYT

    愛要怎麼說
    2002-01-29 12:44:56 MYT

    評審報告散文組
    2002-01-29 13:00:00 MYT



    過程
    2002-01-30 12:51:52 MYT

    被張揚的時光
    2002-01-31 12:00:00 MYT

    暗中行動
    2002-02-01 12:03:25 MYT

    Breathe
    2002-02-02 13:17:54 MYT

    詩人與歷史的辯證
    2002-02-03 12:00:00 MYT

    搖擺,在都市與墜落之間
    2002-02-04 12:00:00 MYT

    評審報告詩歌組
    2002-02-04 12:10:00 MYT



    鐵樹開花
    2002-02-05 12:00:00 MYT

    墻的解脫
    2002-02-06 12:00:00 MYT

    故事
    2002-02-07 12:00:00 MYT


    2002-02-08 12:00:00 MYT

    答案
    2002-02-09 12:00:00 MYT

    評審報告小說組
    2002-02-09 12:05:00 MY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