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年11月22日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翦翦風迎來 
 
授權:嘉陽出版公司[email protected]
主編:郭麗雲
郵購處:Gemilang Publishing Sdn. Bhd. (519762-H)
             P.O.Box 6096,Pudu,
             55710 Kuala Lumpur
故事
updated:2002-02-07 12:00:00 MYT

我突然發覺面前有兩個和尚在講故事。一老一少,老的說:“很久很久以前,在遙遠的南方,有一座山,山上有一座廟,廟裡有兩個和尚,一老一少。有一天,老和尚給小和尚講故事。他說:‘很久很久以前,在遙遠的南方有座山,高高的山上有座廟,寂靜的廟裡有兩個和尚,一老一少。有一天…’”

我愕住了。我竟然是這事件的目擊者。老少和尚就在我面前,我伸手可以感覺他們的體溫,低頭可見他們的影子在昏黃的燭光下搖晃。像南方的山一樣飄渺、神秘。廟外的蟬噪好象是經過擴音器放大似的,清晰可聞。

小和尚好奇的問:“那老和尚說了甚麼故事呢?”

老和尚不疾不徐地道:“那老和尚說:‘很久很久以前,在遙遠的南方,有一座山,山上有一座廟,廟裡有兩個和尚……’”

我困惑,小和尚怎麼沒發覺這故事永遠不會結束呢?

喝!你是誰?怎會在這兒?在這兒幹甚麼?說!一根手指幾乎觸及我的鼻尖。我從偌大的指頭旁望去,見到小和尚怒氣衝衝的模樣。

我怎會在這兒?是的,怎麼搞的,那老和尚和小和尚的故事不就只是一個故事嗎,我怎會被牽涉進去!?

老和尚緩緩移目,眼光炯炯地注視著我:“既然你來了,便要聽故事,這故事本是持續不斷、順暢如流的,既然被你中斷了,你便要負責把它連續下去。”

該我繼續這故事嗎?講到哪裡?我略一思索,便問道:

“他說了甚麼故事?”

阿i的故事

阿i想逃避現實很久了。可是總不成功。每當他沉醉在自己的音符世界裏時,考試的鐘聲總是敲醒他的夢。以一個17歲少年來說,耽於自己的幻想世界裡。當其他少年人忙著讀書、玩樂、談戀愛時,他總是一副哲學家的樣子在想著“自己與我”“存在的價值”等辯證關係,又或者在想著他的音樂創作,的確,在這一方面,他是頗有天份的。

年終考試即將來臨了。這一天,阿i又“深陷在現實的囹圄中”(他自己說的)在書桌上啃書。正讀到乏味時,電話鈴響。“嘟嘟…嘟…”

“喂。”阿i拿起電話筒。

“我是阿i,你是阿B啊!昨天你有沒有去看那套電影?很好看的耶!那個導演拍得真好!(興奮)他描寫主角在正與邪之間的抉擇──哇塞,很精彩!喂,昨天我寫了一首歌,你要不要聽……哦,哦,生物啊(煩悶的樣子)是羅是羅,讀那幾章羅……喂,昨天我作的那首歌你要不要聽……嗯嗯…歷史啊,背羅……嗯是啦是啦(不快)Bye Bye。

阿i蓋電話。他很煩悶,為甚麼同學打來的電話不是問功課就是問考試,難道他們除了考試之外就沒有了自我嗎?他想起自己作的那首歌,不禁輕輕哼唱起來:“如果有夢,為甚麼活得言不由衷──”

低頭一看,滿桌的書本正張開血盆大口似乎要把他吞下去,他又被抓回來現實當中了。模模糊糊間,他看到一個大黑臉走出來,身上的衣服寫著:數學公式,手中拿著鑽子,來到他身邊用鑽子猛鑽他的腦袋。

他覺得腦袋一痛,接著有些肉醬似的東西被挖出來,血淋淋地攤在面前,那鑽子一直在腦袋裏轉啊轉啊,腦袋也越來越痛,越來越輕,裡面的東西將被掏空,他快要忍不住那疼痛了,忽然燈滅了,黑漆一片,一下子燈又亮了。阿i發覺那大黑臉“數學公式”不見了,那鑽入腦髓的疼痛也消失了。

正奇怪之際,阿i又看見一個大花臉,衣服上寫著“生物名詞”字樣,手中拿著大鐵槌,來到他身後。阿i想站起來,但被那大花臉一槌迎頭打下去,打得他天旋地轉,金星亂冒,分不清天與地,又坐了下去。

等到他逐漸恢復意識時,那大花臉“生物名詞”又已不見。這時,有一個小白臉笑嘻嘻地走來,說:“嘻嘻我是周公啊!”將一大堆大大小小的Z字形擺在阿i頭上空。阿i睡意濃濃,便昏昏沉沉地進入夢鄉。

在夢鄉裡,阿i感覺到自己是一隻羊,迷失了路,在深山裡不停奔跑,高聲呼叫。周圍除了花草樹木藍天白雲之外甚麼都沒有,而他的叫聲單調又空洞地傳開去,又自山壁反彈回來。

他找不到同伴,找不到牧羊人,連一隻牧羊犬也沒有,他怎麼辦怎麼辦怎辦怎麼辦──啊──不小心掉下山崖,一直往下掉、往下掉、往下掉,心都快跳出來了──

砰!阿i用手重重地拍打桌子,“走開!都給我走開!”燈又滅了,黑漆一片。這次燈沒有再亮,但阿i在黑暗中卻非常清醒。

“幻覺,這是幻覺!”他高喊。“啊,這些公式,這些名詞,快要把我淹沒了。沒有一個朋友能瞭解我,我不要再繼續扮演這些角色了,我要找回真正的自我!”

(二)

阿i其實並不十分討厭考試,可是他不喜歡那種求學的方式。看,在考場中,他顯得很不自在,很不舒服,好像心裡挂著千斤重的擔子,沒法振作起來。如果可以的話,他甚至想站起來,高聲歌唱──啊,他真的站起來了!

“如果有夢,為甚麼活得言不由衷,為甚麼每個笑容都不同……”

“莫阿i!你在幹甚麼?”老師大聲呵責。阿i如一朵枯萎的花默默縮了下去。“你知不知道這樣做會影響其他同學的考試情緒啊?你以為你在開演唱會嗎?”老師一連串機關鎗似的問題撲面而來。阿i低頭不語。雙目凝視考卷。

“鈴──”老師看一看錶。“考試結束,放下筆。同學們檢查你們的作答紙後,放在桌子右上角。好,你們可以離開了。”

走出考場,阿i伸了一個懶腰,說:“吁,終於考完了,真是心情開朗啊!”

阿B急急走過來:“喂阿i,剛才那題你寫甚麼答案,是A,是B還是C,又有人講是D哦!”

“哎!不要講這些話啦!最討厭考試過後還討論這個、討論那個。啊,我要回家睡個覺,把我那首歌改寫好。”

“阿i,我勸你還是現實一點吧,你的生活不可以這樣不求上進啊,你不能這樣吊兒郎當的,一點也不實在!對不對,阿A?”

這時,阿A也走過來說:“是啊,阿i,你想逃避生活嗎?你害怕現實的壓力?你太向往自己的世界了。那虛幻,摸不著邊際的夢,是不能陪伴你到老死的。”

“你活在現實中,”阿B說。

“就要去適應現實生活。”阿A接著說。

阿i雙手連擺,說道:“讀書讀書,考試考試,你怎能忘記了自己呢?我們活著難道是為了別人?我們沒有自己了!這個現實,就像一個框框,把我們,上、下、左、右,圍了起來,我不想這樣!我要尋找的是,真正的自我。”

“你知道你自己是誰又怎樣?你根本不懂得這個世界有甚麼!”阿B說。

“你再這樣下去,對自己沒甚麼好處,更何況,你找到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正的自己。”阿A續說。

“我不知道,唉,我很煩,你們都不瞭解我的想法,我只想做我喜歡做的事。難道有錯嗎?” 阿i喃喃地道。

阿A和阿B搖頭嘆氣的走開。

(三)

阿i獨自在房裡。他覺得頹喪。這世界真令他失望,他竟然沒有一個知己的朋友。想著想著。他走到鏡子前,鏡中馬上出現他的樣子,一個他熟悉又陌生的樣子。一頭蓬亂直立的怒髮,兩隻炯炯發光的眼睛,一個微扁的鼻子,兩片緊抿的嘴唇,一個鵝蛋形的腦袋,這就湊成了他自己嗎?他伸出手,鏡中的他也伸出手,兩人的手在鏡前相觸。他自己到底是怎樣的人?他想做甚麼?他是甚麼?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啊!”

阿i一驚,是誰在說話。

“是我啊,也就是你自己啊!”

阿i驚異地望著鏡中的自己。“是……是你?不──是我自己?”“是啊,這是我們共有的聲音。”

“我是誰?我來到這世上是為了甚麼?我如何能在現實中活出自己?如果你是我,你能否解答這些問題呢?”

“好個‘活出自己’!來,讓我們來體驗一下同在的快樂。拉著我的手,拉吧拉吧,對了,是這樣了……”

阿i的像從鏡中走出來了!為了方便,姑且稱他i’含笑走出來,站立在阿i的面前。阿i張大口講不出話來。兩人的手緊緊地握著。阿i第一次如此真實的感覺到自己的存在,可是又分不清為甚麼有兩個自己。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終於找到自己了!高興吧。你已經在這世上了,你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活出自己。怎樣活出自己呢?選你所愛,愛你所選。最快樂的人,不是能做自己喜歡的事,而是能喜歡自己在做的事。”i’娓娓道來。

剎那間整個房間亮了起來,有一股音樂細細滲入空氣中,接著有一群精靈出現,圍繞著阿i和i’起舞。他們一邊舞,一邊灑著鮮花,登時房中充滿了花香,仙樂和快樂。

阿i和i’抱在一起起舞,大家陶醉在一片愉快的情緒中。

突然,轟的一聲,房門被打開了,黑暗像一個巨大實體撞擊過來。轉眼間遮沒了整個房間。門外射過來一束光線,光線中出現兩個魅影。一個陰森森的說:“我是‘現’,另一個則冷冰冰的道:我是‘實’”接著,一股浪潮般湧過來的聲音:“我們是‘現實’!”

兩人不由分說,趕走了精靈,抓住了阿i和i’,硬硬把他們分開。兩人掙扎,阿i狂喊“放開我!放開我!”

“砰!”阿i撞到了頭。

醒了,阿i發覺自己躺在床上。他的額頭碰到了床角,蠻痛的。他奔到鏡前。天!鏡中沒有他的影像。天!怎會這樣?阿i伸出手,他覺得那鏡子漩渦般吸引著他的手,他的手向前伸,進入了鏡中,再向前走,肩膀也進入鏡中,再向前,他整個人也進去了。

他心中湧起一股意念:我要去找回自己。我要去找回自己,我要去……

(四)

考場中,阿i的位子空著。

“咦,阿i怎麼沒來?”阿A問道。

“不知道啊!可能他生病了。”阿B有點擔心。

“我反而擔心他會出了甚麼問題。講真的,他太逃避現實了,太沉迷在自己的幻想中,一直不能解脫出來。”

“是啊!別提了,我們去溫習功課吧!”

“鈴──”

“各位同學,考試開始,請坐回原位!”

阿i的位子仍舊空著。

我的故事

我是阿i。阿i的故事就是我的故事。不錯,我本想問那老和尚說了甚麼故事,誰知卻給那老和尚套出了我自己的故事。故事講完了,周圍的氣氛在搖晃不定的燭光下顯得很安靜,靜得來有點詭秘。

“我為甚麼會在這裡?這裡是甚麼地方?”我不安地問。

“小夥子,你知道你來此的目的嗎?”老和尚道。

“我……我是來找失去的自己的。”

“那你找到了嗎?”

“還沒。”我不耐煩地說:你還沒答我這是甚麼地方啊。”

“這就是你找回自己的地方。來來來,坐下來先聽我說一個故事──”我在他右首盤膝坐了下來。

“很久很久以前,在遙遠的南方有座山,山上有座廟,廟裡有兩個和尚,一老一少……”

“夠了夠了,我不要再聽這個故事了,這根本就是個永不完結的故事,你要我一直聽到甚麼時候呢?我不想再浪費時間了。對不起,告辭了。”我霍地站起來,轉身往外走。

“記得我說過,這個故事因你而斷,你便要負責把它連續下去……”

我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出得廟來,只見周圍一片白茫茫的,大地籠罩在一團白霧之中,我踏上數步,未幾自己也深陷在這白色陷阱中。

“你要負責把它連續下去……”這語聲一直在我耳際響起。我感到害怕。這裡到底是甚麼地方,難道我要被困在這裡永遠也出不去嗎?我本來是在照著鏡子的呀,怎會來到這鬼地方?我開始迷亂起來。周圍的霧越來越厚。那聲音,也不知是不是我心理作用,竟像細絲般鑽入我皮膚鑽入我腦袋。“你要負責把它連續下去……”

我成了迷失了自己,迷失在一團白茫茫厚霧中的迷失者。“你要負責把它連續下去……”我也成了一個未盡責任的逃避者。或許我將永遠迷失下去?還是我將永遠逃避下去?

誰知道?

(星洲互動‧作者:孫天洋‧2002/02/07)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




  • 2002-01-22 19:40:39 MYT

    7月流魂
    2002-01-22 19:49:23 MYT

    虛構間的紀實
    2002-01-23 12:00:00 MYT

    迷思左岸
    2002-01-24 12:00:00 MYT

    鼻子
    2002-01-25 14:24:11 MYT

    如此閱讀生活
    2002-01-26 12:00:18 MYT

    我們一家都是蟲
    2002-01-27 18:38:47 MYT

    等候,在陌地
    2002-01-28 12:00:00 MYT

    愛要怎麼說
    2002-01-29 12:44:56 MYT

    評審報告散文組
    2002-01-29 13:00:00 MYT



    過程
    2002-01-30 12:51:52 MYT

    被張揚的時光
    2002-01-31 12:00:00 MYT

    暗中行動
    2002-02-01 12:03:25 MYT

    Breathe
    2002-02-02 13:17:54 MYT

    詩人與歷史的辯證
    2002-02-03 12:00:00 MYT

    搖擺,在都市與墜落之間
    2002-02-04 12:00:00 MYT

    評審報告詩歌組
    2002-02-04 12:10:00 MYT



    鐵樹開花
    2002-02-05 12:00:00 MYT

    墻的解脫
    2002-02-06 12:00:00 MYT

    故事
    2002-02-07 12:00:00 MYT


    2002-02-08 12:00:00 MYT

    答案
    2002-02-09 12:00:00 MYT

    評審報告小說組
    2002-02-09 12:05:00 MY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