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年07月22日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翦翦風迎來 
 
授權:嘉陽出版公司[email protected]
主編:郭麗雲
郵購處:Gemilang Publishing Sdn. Bhd. (519762-H)
             P.O.Box 6096,Pudu,
             55710 Kuala Lumpur
答案
updated:2002-02-09 12:00:00 MYT

這是一間殘舊的旅館,可是,這是這個小鎮里唯一的一間旅館。

我在2000年1月15日清晨4點45分到達這裡。

我對接待員說,我要一間房間,一個人。

正如我所預料的,他的眼中閃過一絲訝異。

我想,這種反應是正常的罷。一個單身女子在這個時候到這種地方、這種旅館投宿畢竟是不太常見的。

可是最終他還是給了我一支鎖匙,號碼是444。

當我正在等待接待員登記時,我感覺到有一雙眼睛在我身後注視著我,我轉過身去時,果然發現有個人瑟縮在離接待處不遠的沙發上。由於燈光太過昏暗,我無法看清楚他/她的臉孔,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他/她有一雙十分銳利的眼睛,在黑暗中閃閃發亮。

一股寒意莫名其妙地從我心中湧現,令我只想立刻轉移我的視線。

幸好這時接待員已登記完畢,我迅速地走進接待處對面的那架電梯,按了號碼,電梯的門便徐徐地關上。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我竟然看見那個臉色蠟黃頭髮蓬鬆的接待員的嘴角上,牽扯著一個微笑。那是我所見過的最奇特的笑容,有一點像那些躺在棺木裡讓後人瞻仰的死人的那種笑法。

這個表情一直在他臉上停留,直到電梯的門完全關上,我想他或許仍然在那兒煞有其事地笑著。

不知為何,這時我的心情突然變得十分煩躁,我開始有點後悔來到這間奇怪的旅館投宿。

疲憊的電梯以一種極度緩慢、沉重的速度緩緩上升。感覺上彷彿過了一個世紀那麼長的時間,電梯才終於發出“叮”的一聲,慢慢地開啟了門。

我拿著行李和鎖匙走出電梯,開始用心地搜索著房間的號碼:439,440,441……結果我在走廊的尾端發現444號。

一打開房門,便嗅到一陣撲鼻的霉氣。就像老年人收藏雜物的櫃子裡所發出的那種氣味。感覺上這裡彷彿住著幾千幾萬隻黴霉菌,用100瓶“滴露”來洗也洗不掉。

除此以外,青色的地毯,舊式的沙發和小小的單人床,還有1架發出巨大聲響的老爺冷氣機,加上廁所內青色的瓷磚和藍色的浴缸……使我幾乎以為時光終於得以倒流到60年代。

我坐在鋪著白色被單的床上,心情漸漸平復。剛才的煩躁不安已經消失。我把窗簾拉開,才發現天空仍然是黑暗一片,不過我想應該很快就會天亮了。

其實,天亮不亮對我來說並沒有影響。

我是一個想拋棄過去卻又找不到未來的人。

我今年26歲,中學畢業以後就在1間銀行裡當出納員。

8年來,我不曾換過另一份工作,也不曾升過一次級。甚至從來沒有離開過我住的城市。

這些年以來,我的生活就像一張白紙,平淡而枯燥。

直到上個月,與我相戀5年的男朋友向我提出分手,從那一刻開始,我的情緒與生活突然變得完全不受控制,我才終於意識到我的生命是如此的貧乏。我竟然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一個男人的身上。我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活著,我活得像一株菜。

我的家人從來不曾理會過我的感受,他們認為我在工作與感情上的失敗,完全是因為我沒有積極地去爭取。

我想起男朋友那副厭惡的表情,我想到當我提呈辭職信時,上司並沒有挽留我,他甚至沒有問我為甚麼要辭職。

原來沒有人需要我,我是一個被遺棄的人。

於是,我決定放棄過去,到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開始新生活。

我坐了12個小時的火車來到這個小鎮,希望可以找到一個答案。

然後,我就在離火車站不遠處發現這間旅館。我不知道它叫甚麼名字,它的招牌只要兩個英文字──DaAn。我想它應該是叫“大安”罷。這是一個十分普遍的旅館的名字。

可是,這是1間處處透著怪異的旅館──我又想起了那一雙審判式的眼睛和接待員莫名的微笑。

想到這裡,我開始覺得有些困。坐了12個小時的火車,一直沒有睡好,所以現在我決定先好好地睡一覺。

躺在床上不久,我就睡著了。

朦朧間我做了一個夢──我看見一朵粉紅色的玫瑰在慢慢地綻放,然後又慢慢地枯萎了。我彷彿還可以嗅到玫瑰的芬芳。所以,當它枯萎的時候,我覺得很悲傷,我看見自己的眼淚一滴一滴地滴在枯萎了的花瓣上……然後,我就醒過來了。

看看手錶,時針指著三。窗外的陽光透過沒有關緊的百葉窗溜了進來,而那架老爺冷氣機仍然在放肆地怒吼著。一切都和之前一樣,沒有甚麼玫瑰,只是枕頭上多了一灘水跡。我想那應該是我的眼淚罷。近來我常常在夢裡哭泣,我早已習以為常了。

我到浴室去洗了一個澡。洗完澡後覺得整個人都清醒了許多。於是我便準備出去走走,找一些吃的。

可是當我打開房門時,我竟然發現一朵跟我夢裡面那朵一模一樣的粉紅色玫瑰。玫瑰上面繫著一張小卡,卡上找不到任何一個字,只有這樣的一個標誌──

一連串的疑問立刻在我腦海中湧現──是誰將玫瑰放在我的門外?為甚麼要這樣做?卡上的標誌代表了甚麼?

我決定下去找接待員問一問。

當我來到接待處時,發現早上那個蠟黃臉孔的接待員已不在了,也許是換班了罷。

於是,我拿著玫瑰問那個長得很像我的一個小學老師的接待員,知不知道是誰把玫瑰放在我的門口的。

她竟然頭也不抬地說:“不知道。死八婆!”我真想立刻扭脫她那粒死人頭。

我一邊用盡所有我所知道的罵人的話來詛咒,她一邊氣憤地走了出去。

我在旅館對面的1間小餐館吃了1碗麵,就開始漫無目的的在路上走著,一邊思考著到底是誰把玫瑰放在我的門口。路上的電單車和腳踏車很多,車輛很少。就和大部份的小鎮一樣,這裡的生活相當悠閒,看起來很適合我這種疲憊不堪的人。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來到了一個公園,公園裡有一個湖。我在湖邊的一張石椅上坐了下來。

這裡沒有甚麼人,只有幾個小孩在湖旁邊的遊樂場上玩耍。我看著平靜的湖水和蔚藍的天空,情緒開始慢慢地沉澱下來。

今天的天氣很好,可惜我已經甚麼也沒有了。所以,燦爛的陽光對我來說只是一種諷刺。我的心和前面這片湖水一樣的寒冷。

我就這樣坐在湖邊胡思亂想,絲毫沒有發現有個老人已經坐在我的身邊。

“小姐,今天天氣很好哦?”一把低沉沙啞的聲音把我嚇了一跳,我抬頭望了他一眼,很快地又低下了頭。

“噢。”我回答得無精打采,我實在不願意讓任何人擾亂我的思緒。

“你看起來好像心事重重,年輕人,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可以說出來嗎?也許我可以幫到你呢!”

“沒有人可以幫到我的。”我仍然沒有抬起頭來。

“哈,讓我猜猜看,你是一個想遺忘過去的人。你曾經遇到過一些令你很傷心的事,所以,你想在這裡開始你的新生活。可是,這時你又發現原來要真正忘掉一切是很難的。你正在為這件事而煩惱。你說,我猜得對不對?”

我覺得很驚訝,因為這個老人完全說中了我的心事。當我抬起頭時,我看見一雙似曾相識的眼睛。

是他!他就是那個瑟縮在旅館沙發上的那個人。現在他那雙精光四射的眼睛就像一架X光機那樣地透視著我。

“你到底是誰?為甚麼一直跟著我?”

“其實不是我要跟著你,是你自己的心在呼喚我呀?”

“你到底在說些甚麼?我不明白。我根本就不認識你!

你現在不明白不要緊,遲些你就會明白的了。現在只有我可以幫到你。“他從口袋中拿出一小支粉紅色的液體。”你不是很想遺忘過去的嗎?喝了它,你就可以忘掉一切煩惱和所有傷害過你的人,去到一個美好的世界,那裡的生活多姿多彩,要甚麼有甚麼……”

這對我來說的確是個很大的誘惑。我想起男朋友的變心、上司醜惡的嘴臉和父母親永恆的嘮叨。如果喝了它可以忘掉一切,就算是死我也不怕。於是,我情不自禁地接過那支液體。

那人繼續獰笑著地說:“不過,做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價的。喝了它,你將可以得到永恆的解脫,而我卻可以得到你的靈魂。”

“你是說──我會失去我的生命?”這時我心裡開始有點明白了。“你到底是誰?”

“我叫莫貴。記住!如果你後悔了,就在12個小時以內將這朵玫瑰插在房門口,到時候我就會出現的了!否則,遲者自誤──切記切記!”他說完後就揚長而去了。

看見他遺留在石椅上的玫瑰和之前我收到的一模一樣,才知道原來那個將玫瑰放在我的門口的就是他。

莫貴。魔鬼?

我到底是不是又在做夢?

可是,我手上拿著的那支顏色瑰麗的液體告訴我,這不是一個夢。

這真的是一個難以抗拒的誘惑。

生命這麼累。我何必再苦苦地支撐下去?

於是,我終於做了決定。

我把液體全喝了下去。這時我立刻感覺到一股寒流從我的喉嚨流向我的全身,也許這就是死亡的感覺罷,但是我一點都不覺得害怕反而希望它快點來臨。

看看手錶,現在已經是傍晚6點鐘了。明天清晨6點鐘就是我的死期。我想除了癌症末期的病人以外,世界上再也不會有任何一個人像我這樣,明明知道自己將要死了還這麼高興的了。

我慢慢地循著來路走回旅館。怎知在路途中突然下起一場大雨,因為雨下得實在太大了,我完全認不清楚回去旅館的路,所以我只好跑到1間店鋪的走廊上避雨。

在角落那一頭也有兩母子在避雨。但是他們穿得很破爛,濕漉漉的,冷得直在發抖。

我聽見兒子說:“媽媽,我好冷我要回家!”

做母親的卻說:“我們沒有錢交租,被人趕了出來,我們沒有家可以回了。”

實在想不到這種只有在電影情節中才會出現的畫面,今天竟然在這裡讓我遇上了。

這時我又聽見那個兒子說:“媽媽我很餓,我已經一整天沒有吃過東西了。”

聽到這裡,我實在不忍心再聽下去。我把身上帶出來的錢全掏了出來,一把它塞在他們懷裡就衝著大雨跑了出去。

當我濕漉漉地回到旅館時,才發現我手上的玫瑰已不知所蹤,不過幸好很快地又在房門外發現另一朵。

我在浴室放了滿滿的一缸溫水,躺在裡面我突然覺得很溫暖。

我想起剛才那兩母子可能還在外面挨冷受餓,心裡就很不好過。

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人比我更不幸的。

我在浴室裡頭細細回想過去我所遇到的一切,其實都不比這兩母子更不幸。我至少不用挨餓也不曾試過露宿街頭的滋味。

其實男朋友可以找過,我還這麼年輕。而我一直都對銀行出納員這份工作沒有興趣,早就應該轉行了。還有家人的嘮叨其實也是為我好的,我想起母親過去在我生病時為了照顧我而消瘦、憔悴的臉容,說他們不關心我是錯誤的。

想不到這麼多年以來一直困擾著我的心結,竟然在這幾個小時以內一一解開了。

從浴室出來後,我便有了另一個決定。

我把粉紅色的玫瑰插在我的門縫上,靜靜地等待魔鬼的出現。

過了很久,魔鬼/莫貴終於出現了。

我告訴他:“我後悔了。”我向他要回我的生命。

魔鬼臉上現出哀傷的表情說,“我早就預料到會這樣。可是我真不明白為甚麼你們人類總是出爾反爾、反覆無常的?一方面覺得活著沒有意義,另一方面卻對這個世界戀戀不捨?”

“其實死亡有甚麼不好?那是一個完美無暇的世界,你們實在愚蠢,生活在這麼一個千瘡百孔的世界裡頭,還存有無限的幻想與留戀!”

說完這些話,他就消失了。

而我卻陷入了深沈的睡眠中。

過了不知道多久,我才終於醒了過來。

看看腕錶,已是1月17日早上7時正了。

我知道自己剛剛從鬼門關裡繞了一圈回來。床邊的粉紅色玫瑰證明瞭這次我不是在做夢。

這幾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現在一切已雨過天晴。

從此以後我要勇敢地面對生活。

於是,我立刻收拾行李,然後到接待處去退房。這次為我登記的又是上次那個有著一副蠟黃臉孔的接待員。可是,很奇怪的這次他臉上的微笑感覺上已經不再那麼怪異了。我想,或許是之前心情煩躁才會產生類似的錯覺罷。

我愉快地提著行李走出旅館。

可是,正當我要越過馬路時,一輛貨車卻以非常快速的速度向我駛來。

我完全來不及避開,然後我只感覺到一陣激痛……身邊的一切聲音漸漸地遠離……

這時,我彷彿看見魔鬼在對我獰笑著說:“你可以抗拒我的誘惑,不過,最終你還是逃不過命運的安排。”

在我生命中最後的這一刻,我終於找到了我所要的答案。可是一切已經太遲了……

(星洲互動‧作者:林秀滿‧2002/02/09)


  • Maxis 012 註冊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新聞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BUY SINCHEW傳到26000,月費RM5.00,更多配套按這裡




  • 2002-01-22 19:40:39 MYT

    7月流魂
    2002-01-22 19:49:23 MYT

    虛構間的紀實
    2002-01-23 12:00:00 MYT

    迷思左岸
    2002-01-24 12:00:00 MYT

    鼻子
    2002-01-25 14:24:11 MYT

    如此閱讀生活
    2002-01-26 12:00:18 MYT

    我們一家都是蟲
    2002-01-27 18:38:47 MYT

    等候,在陌地
    2002-01-28 12:00:00 MYT

    愛要怎麼說
    2002-01-29 12:44:56 MYT

    評審報告散文組
    2002-01-29 13:00:00 MYT



    過程
    2002-01-30 12:51:52 MYT

    被張揚的時光
    2002-01-31 12:00:00 MYT

    暗中行動
    2002-02-01 12:03:25 MYT

    Breathe
    2002-02-02 13:17:54 MYT

    詩人與歷史的辯證
    2002-02-03 12:00:00 MYT

    搖擺,在都市與墜落之間
    2002-02-04 12:00:00 MYT

    評審報告詩歌組
    2002-02-04 12:10:00 MYT



    鐵樹開花
    2002-02-05 12:00:00 MYT

    墻的解脫
    2002-02-06 12:00:00 MYT

    故事
    2002-02-07 12:00:00 MYT


    2002-02-08 12:00:00 MYT

    答案
    2002-02-09 12:00:00 MYT

    評審報告小說組
    2002-02-09 12:05:00 MY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