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即時 娛樂 休閒 體育 醫療 刊物 分類 文庫 2018年11月22日
   
您在這裡:首頁刊物│翦翦風迎來 
 
授權:嘉陽出版公司[email protected]
主編:郭麗雲
郵購處:Gemilang Publishing Sdn. Bhd. (519762-H)
             P.O.Box 6096,Pudu,
             55710 Kuala Lumpur
updated:2002-02-08 12:00:00 MYT

這個世界開始扭曲,像一個巨大的漩渦,不停地轉著轉著。不知這一切是如何開始的,也沒有人想要它結束。

他自己也不知何時有這樣的想法。

“喂,記得啊!半小時後有一個重要的會議要開。”

他不知道為何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就把他帶到這邊。正站著說話的也不知是誰。只看見一張嘴正一張一合一張一合。他看過離開了水的魚,在瀕死邊緣,嘴巴也是這樣一般一張一合一張一合……。

這張正在蠕動的嘴催眠了他。他覺得很困,便閉上了雙眼,打算睡它一覺。

嗯。現在是睡著了吧。他對自己說,他感覺自己不存在了。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他這一號人物。以前沒有,以後也沒有。現在呢?正漸漸消失中。

他最喜歡這種感覺,正享受著。

“喂。”

“找誰?”

“是我。”

“嗯?”

“待會兒要到哪裡吃晚餐?”

“隨便,你拿主意。”

剛才,他才和她通過電話。聽到她說隨便,你拿主意時,他立刻蓋下電話,好像聽筒裡有蟲會爬進他耳裡似的。他害怕聽到這句話。但,她每次都拋給他這句話。這句話,已經變成了無數的蟲,正啃噬著他的腦漿。究竟待會兒要到哪裡吃晚餐?

為甚麼還想著這些事呢?他問自己。現在不是在睡覺嗎?對,正在睡覺。他對自己說。

“神是不會寬恕自殺而死的靈魂。”

奇怪,怎麼無端端跑出這麼一句話來?我以前有要自殺的念頭嗎?應該是吧!這樣的生活,確實會讓人有自殺的念頭的。他想。

會議室裡的冷氣機正在嗡嗡作響。像是一隻小蜜蜂在他頭頂上繞著飛。今天是28號。嗯。快發薪水了吧。這份工,唯一能讓他感興趣的,就是拿薪水。

他看見唯心論和唯物論狼狽地絞纏在一起,已分不清哪一部份是唯心論哪一部份是唯物論,找不到彼此的中和點,只好讓它這麼下去。

他忽然間想起他養的貓。貓會說話嗎?他家的貓就會。

上個月他剛理髮時,它就說了。

“你這個髮型噁心極了。”

“要你管!”

他不覺得貓說話有甚麼奇怪。這個世界上沒有甚麼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家裡的電腦被他懷疑正暗戀著他。

為甚麼睡了這麼久還沒有人發現我在睡?他開始覺得奇怪。可能大家都睡了吧。只有魚的嘴巴正在一張一合一張一合。

“老鼠尾巴點一些辣椒醬,會比較好吃嗎?”

他的貓這樣問過他。

“不懂,我沒吃過。”

他覺得和貓的談話還有趣過他和她的對話。

如果電腦向我示愛,我應該考慮接受的。他對自己做了這樣的決定。但,天知道可能電腦對他根本沒有那個意思。他也只是懷疑。

他有點擔心別人發現了他正在睡,又想一直這樣下去。他開始不安於這樣的情況。

他再次想起他初遇她的時候。他以為自己已經忘了。沒想到卻在他毫無防備的時候侵入他的思緒。那時的她,還沒開始把到哪裡吃晚餐的問題拋給他。

“先生,請問太平街如何去?”

“你從這邊直走一直走到盡頭,然後轉左,再直走,一直到第二個交叉路口才轉右。那裡就是太平街了。”

“謝謝你。”

“別客氣。”

他以為她只是扮演著問路人的角色。但,沒想到過後卻成了他的情人。事情往往就是發生得這樣沒有理由。不然,就不是叫生活了。

生活?我曾經生活過嗎?我現在在生活嗎?他找不到答案。所謂的“生活”已經被藏在鞋櫃裡,發霉了。不知有沒有被老鼠拖走。

這個所謂的重要會議開完後,差不多快到下班時間了。怎麼辦?還不知要到哪裡吃晚餐。這問題像是影子般的跟著他。應該是打算跟他一輩子。

一輩子。有多少人真正擁有屬於自己的一輩子。

已經睡了很久,會議也應該快完了。怎麼沒人發現我在睡?難道他們真的全睡了。他有一些恐慌。不,他們都沒睡。可能我也沒睡。

別再睡了。睜開眼睛吧!他已這麼打算。在他閉上眼睛時,周遭也不知發生了甚麼變化。

這個世上沒有甚麼東西是不會變的。如果睜開眼睛看見的是一頭牛正在悠閒地吃著嫩草而它所屙的屎上正插著一朵鮮紅玫瑰也沒有甚麼好驚訝的。他這樣告訴自己。

他把眼睛睜開了。

沒看見一頭牛正在悠閒地吃著嫩草,而它所屙的屎上正插著一朵鮮紅玫瑰。但,他還是感到驚訝了。非常地驚訝。

他看見了他。那個他正是他照鏡子才會見到的自己。他看見他在開會。他看見他正聚精會神地在開會。他看見他其實並沒有睡。從他的眼瞳裡他看見了他那未知的恐懼。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是幻覺?是發夢?還是靈魂出竅?種種的念頭在他的腦海裏閃過。不斷地對自己發問問題好像對“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沒有幫助。

“今天的會議就到此結束,大家散會。”

會議室裡的人一個接一個地走出會議室。他看見他慢條斯理地收拾文件,直到會議室裡的人都走光了,他才站起來。這是他一貫的作風。然後才慢慢地走出會議室。

看見一個人做著自己熟悉的動作,是多麼奇怪的一種感覺啊!特別是,那個人竟是自己。

我是誰?那個正在走路的我又是誰?我現在到底是甚麼?他又向自己發問問題了。為甚麼睡一覺起來後便甚麼都不一樣了?

當另一個他正跨出會議室的門外時,突然轉回頭,向他笑了一笑。一個極詭異的笑。真的只能用詭迪來形容的笑容。

他知道,他被遺棄了。從那一刻起,他不屬於他了。他現在只是一個甚麼都不是的他。

會議室裡的冷氣機忘了關。有一隻小蜜蜂在他頭頂繞著飛。他耳裡只聽見不斷重復的嗡嗡……嗡嗡……

(星洲互動‧作者:謝佳霖‧2002/02/08)


  • Celcom 019 & 013 用戶可通過手機訂閱《星洲簡訊伴我行》 資訊配套。訂閱24小時後開始為您傳送最新消息!方法:輸入REG SCALL傳到77770,月費RM7.00,更多配套按這裡




  • 2002-01-22 19:40:39 MYT

    7月流魂
    2002-01-22 19:49:23 MYT

    虛構間的紀實
    2002-01-23 12:00:00 MYT

    迷思左岸
    2002-01-24 12:00:00 MYT

    鼻子
    2002-01-25 14:24:11 MYT

    如此閱讀生活
    2002-01-26 12:00:18 MYT

    我們一家都是蟲
    2002-01-27 18:38:47 MYT

    等候,在陌地
    2002-01-28 12:00:00 MYT

    愛要怎麼說
    2002-01-29 12:44:56 MYT

    評審報告散文組
    2002-01-29 13:00:00 MYT



    過程
    2002-01-30 12:51:52 MYT

    被張揚的時光
    2002-01-31 12:00:00 MYT

    暗中行動
    2002-02-01 12:03:25 MYT

    Breathe
    2002-02-02 13:17:54 MYT

    詩人與歷史的辯證
    2002-02-03 12:00:00 MYT

    搖擺,在都市與墜落之間
    2002-02-04 12:00:00 MYT

    評審報告詩歌組
    2002-02-04 12:10:00 MYT



    鐵樹開花
    2002-02-05 12:00:00 MYT

    墻的解脫
    2002-02-06 12:00:00 MYT

    故事
    2002-02-07 12:00:00 MYT


    2002-02-08 12:00:00 MYT

    答案
    2002-02-09 12:00:00 MYT

    評審報告小說組
    2002-02-09 12:05:00 MYT